三体

在漫长的飞行空闲里一口气看了三个烧脑片,超体,模仿游戏,万物理论(好吧其实万物理论一点都不烧脑)

更加验证了一个长久的想法,时间是造物留给我们的依赖注入,如果说模仿游戏把密码学破译的成果作为最终目的,那么它所消耗的资源就是时间,最初图灵蔑视同事采用一种配合语言字典的概率学的方式破解密码,认为是瞎蒙,但是他的成就也只是在保证大量时间的基础上,用机器的时间代替了人类的时间,该瞎蒙的地方还是瞎蒙了。

超体的主旨也是类似,如果克服不了时间的约束,人类的一切探索行为仍然会是在目前的这个维度上。我们无法跨越奇点。但是图灵有个思路是没问题的,用机器的时间代替我们的时间,用机器的生态链代替我们的,如许多赛博朋克里幻想的那样,未来将会发展一个硅基的世界,我们通过机器来指数式地拓展我们的探索能力,从而让我们人类从无止境的重复中解脱出来。那么问题来了,人类的图灵设计了计算机,机器世界的谁将成为它们的机器的造物主呢?

机器也需要战争。

诸君,我喜欢战争,这不是中二病,图灵机是在数一千万计生灵危在旦夕的情形下被逼出来的,是与时间的赛跑。那么机器又如何?机器的战场就是网络,自从网络从五角大楼诞生的那天起,它便打上了战争的标签,我们已经看到无数的现代战争在网路上厮杀,进入互联网时代,人类仍在用智慧碰撞出许多东西,围绕着墙,是战争中的一个缩影,这个没有硝烟的边境线上爆发过无数次的攻防战,但都是小打小闹,伤亡并不大。大多数人可能还没有形成网络的领土概念,认为这就跟国家的领土一样,没错,如果说网络目前还是由一根一根网线,一座一座基站组成的,那么我可以断言,未来不会如此!横向来看,随着交通的发展,各国的经济紧密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国家机器的控制,网络本身也面临着全球化高可用性的强烈诉求,cdn, sdn,云,再到连非一线运营者也能意识到的“互联网+”,倘若互联网本身只是局域网,那么它的加法是残缺的,资源不会凭空创造,而是被重新整合的,缺少了关键的全球高可用,是完成不了气吞山河般的链式反应的。

话题转回和墙有关的最近的一个事件,攻击性的gfw带来的却是两败俱伤,google宣布断绝CNNIC的根证书,没有商量的余地,这次中间人攻击,不只是展示了国威,也同样导致大量海外用户对国内服务的可用性下降,尽管同时也会间接减少谷歌chrome在国内的市占率。

战争的结果是暂时性的生产力倒退,上面的事件印证了这个道理。

但是战争是人类模仿自然的最原始法则。

互联网如何从战争中获益,取决于它的人民,他的人民是受害者,也同时是受益者。每个网民有自我决断的能力,选择支持那一方,但是真正解决问题的,是这个网络的形态,将迎来改变。